交通肇事逃逸被追趕,他撞向火車

時間:2019-11-01 16:57:00作者:史友興新聞來源:《方圓》雜志

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字號

  

  事故發生后,徐海泉的父親徐方元、兒子徐俊怎么也想不明白,徐海泉發生交通事故,也不是什么大事,也沒有造成多大的后果,為了這點小事,徐海泉怎么會想不開去撞火車自殺

  河北唐山市市民徐海泉在交通肇事撞傷他人后,駕車逃逸,正好被駕駛轎車路過的錢興武看到,錢興武便對徐海泉進行追趕,緊盯不放。徐海泉見被追趕走投無路,竟選擇撞車自殺,不幸身亡。徐海泉的近親屬以錢興武持械追趕,并在徐海泉表明要自殺的情況下仍然追趕,超過了必要限度等為由,要求錢興武承擔巨額賠償責任。錢興武則提出,其追趕交通肇事逃逸者的行為屬于見義勇為行為,不應承擔任何責任。那么,交通肇事逃逸被追趕,走投無路撞車自殺身亡責任誰擔?2018年2月12日,河北省灤南縣法院經過審理,對此給出了答案。因為該案的判決符合社會正義的要求,體現了正義判決的力量,引起社會的很大反響,于今年1月12日被最高人民法院列為《2018年度全國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之一向社會發布。

  肇事逃逸被追趕

  現年30歲的錢興武,是河北省唐山市市民,其疾惡如仇、正義感非常強,平時就樂于助人,打抱不平亦是常事,親朋好友、街坊鄰居都很敬佩他。

  2017年1月9日上午11時許,當地居民徐海泉駕駛兩輪摩托車由南向北行駛至河北省灤南縣境內的古柳線青坨鵬盛水產門口時,與郭玉濤駕駛同方向行駛的兩輪摩托車追尾相撞,徐海泉跌倒、郭玉濤倒地受傷、摩托車受損。

  徐海泉從地上爬起來,扶起了自己的摩托車,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朝躺在地上的人看了看,并喊了兩聲,見躺在地上的人沒有任何反應,擔心自己闖下了大禍要承擔巨額賠償責任,看看周圍沒有什么人注意到自己,不顧身上的疼痛,跨上摩托車,加大馬力,一溜煙騎走了。

  可是,讓徐海泉沒有想到的是,錢興武當時正駕駛轎車從不遠處經過肇事現場,對眼前發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不好,有人交通肇事后要逃跑了!”想到這里,錢興武隨即踩下油門追趕上去,邊追趕邊猛按喇叭,警示肇事者停車。

  徐海泉見有輛轎車緊隨自己,還不停地按喇叭,意識到轎車的駕駛員發現了自己肇事逃跑的情況,正在追趕自己,便加大馬力,在道路中間橫沖直撞,企圖擺脫追趕的轎車。錢興武見狀,也加大了油門,緊隨其后,咬住不放。追趕過程中,錢興武多次向公安部門電話報警,報警稱:柳贊鎮一道檔北兩輛摩托車相撞,有人受傷,另一方騎摩托車逃逸,我正在跟隨逃逸人,請出警。錢興武駕車追趕徐海泉過程中,不時將頭探出駕駛室的窗戶,向路人高喊“這個人把人懟了逃跑呢!”“大家幫忙把這個人抓住啊!”等。

  駕駛摩托車在道路上狂奔,要想擺脫車輛追趕,是不現實的。為此,當駕駛摩托車行至灤南縣胡各莊鎮西梁各莊村內時,徐海泉棄車從南門進入該村村民李飛家,并從李飛家過道屋拿走菜刀一把,從北門走出。

  見此情景,錢興武并沒有輕易放棄,而是下車奔跑繼續追趕。看到徐海泉拿刀,即從李飛家中拿起一個木凳。后李飛趕上錢興武,將木凳討回,錢興武則拿一木棍追趕。

  追趕過程中,錢興武大聲呵斥:“你懟死人了往哪跑?警察馬上就來了!”

  “你再這么追我,一會兒我就把自己砍了!”徐海泉則聲嘶力竭地狂叫道。

  見徐海泉表露出要自殘的說法,不管是真是假,錢興武為了防止意外的發生,便規勸說:“你把刀扔了我就不追你了!”“你不要再跑了,把事情說清楚就行!”

  邊逃邊追,邊追邊跑,錢興武追趕徐海泉很快就跑出了西梁各莊村。徐海泉見追趕的人緊咬住自己不放,自己已經走投無路了,就產生了撞車自殺的念頭。于是,出了西梁各莊村后,徐海泉就跑上灤海公路,見有車輛駛過,就故意向過往車輛沖撞,過往的車輛見此情景,紛紛躲避。在此過程中,因徐海泉在公路上隨意撞車的行為影響了道路交通的安全,當地交通局路政執法大隊的執法人員隨即加入,與錢興武一起繼續追趕,并警告路上車輛,小心慢行,前面的這個人想往車上撞。

  可是,馮秋生駕駛的面包車因躲避不及,還是被徐海泉撞上。萬幸的是,徐海泉被撞倒,沒有大礙。可是,徐海泉此時有了一種求死的心態,他隨即又站起來,在公路上行走一段后,轉向公路旁鐵路方向的開闊地跑去。

  徐海泉走到遷曹鐵路時,翻過護欄,沿路塹而行,錢興武亦翻過護欄繼續跟隨。錢興武見徐海泉的行為與狀態出現明顯反常現象,便邊追趕邊勸阻徐海泉說:“被撞倒的那個人沒事兒,你也有家人,知道了會惦記你的,你自首就中了。”

  可是,徐海泉此時根本聽不進錢興武的勸說。當日11時56分,徐海泉自行走向兩鐵軌中間,怎么勸說也不肯離開鐵軌。就在這時,一輛由北向南行駛的51618次火車急速駛來,危險迫在眉睫,錢興武立即揮動上衣,向駛來的列車示警。然而,火車的速度太快,發現險情的時間太晚,在巨大的慣性下,火車于12時02分徑直撞向了徐海泉……

  見義勇為遭追訴

  事故發生后,接到報警的公安人員也隨即趕到了現場,經檢查發現徐海泉因被撞已經死亡。公安機關隨后對整件事情展開了調查。

  首先,公安機關查明,在錢興武跟隨徐海泉的整個過程中,兩人始終保持一定的距離,未曾有過身體接觸。錢興武有勸徐海泉投案的語言,也有責罵徐海泉的言辭。

  在徐海泉與郭玉濤發生摩托車追尾的交通事故中,郭玉濤在與徐海泉發生交通事故受傷后,當日被送到醫院救治,并于當日回家休養,后未進行傷情鑒定。在這起交通事故中,徐海泉追尾郭玉濤,且在發生交通事故后駕車逃逸,負事故的主要責任;郭玉濤無證駕駛無牌照兩輪摩托車,負事故的次要責任。

  2017年10月11日,大秦鐵路股份有限公司大秦車務段灤南站作為甲方,與徐海泉的兒子徐俊作為乙方,雙方簽訂《鐵路交通事故處理協議》,協議內容為“2017年1月9日12時02分,51618次列車運行在曹北站至灤南站之間90公里495處,將擅自進入鐵路線路的徐海泉撞死,構成一般B類事故;死者徐海泉負事故全部責任;鐵路方在無過錯情況下,賠償徐俊4萬元”。

  事故發生后,徐海泉的父親徐方元、兒子徐俊怎么也想不明白,徐海泉發生交通事故,也不是什么大事,也沒有造成多大的后果,為了這點小事,徐海泉怎么會想不開去撞火車自殺!這一定是遭錢興武追趕所逼造成的。徐海泉發生交通事故后駕車逃逸固然不對,但徐海泉只應該對自己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而徐海泉被錢興武追趕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被迫自殺身亡,由此受到的損失,則應由追趕者錢興武承擔。不能因為徐海泉有不對的地方,徐海泉被迫自殺的事情就改不了了之。經過一段時間的權衡利弊后,徐方元、徐俊最終還是決定通過法律途徑,來為徐海泉討還一個公道。

  于是,2017年11月30日,徐方元、徐俊委托律師,來到河北省灤南縣法院,一紙民事訴狀,將錢興武推上了被告席,請求法院判令錢興武賠償徐海泉的死亡賠償金、喪葬費以及徐方元的生活費等共計60余萬元。

  灤南縣法院受理該案后,鑒于該案涉及見義勇為行為的法律責任問題,對此十分重視,依法由三名審判人員、兩名人民陪審員組成五人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于2018年2月12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并當庭進行了宣判,并邀請部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參加庭審旁聽。

  法庭上,原告徐方元、徐俊與被告錢興武雙方就被告錢興武行為是否具有違法性、被告錢興武對徐海泉的死亡是否具有過錯、被告錢興武的行為與徐海泉的死亡結果之間是否具備法律上的因果關系等三大爭議焦點,唇槍舌劍,互不相讓。

  原告徐方元、徐俊訴稱:2017年1月9日,被告錢興武駕駛奧迪小轎車追趕騎摩托車的徐海泉。后徐海泉棄車在前面跑,被告錢興武也下車在后面繼續追趕,最終導致徐海泉在遷曹線90公里495米處(灤南路段)撞上火車身亡。錢興武在追趕過程中散布和傳遞了徐海泉撞死人的虛假信息;在徐海泉用語言表示自殺并撞車實施自殺行為后,錢興武仍然追趕,超過了必要限度;追趕過程中,錢興武手持木凳、木棍,對徐海泉的生命造成了威脅,并數次謾罵徐海泉,對徐海泉的死亡存在主觀故意和明顯過錯,對徐海泉死亡應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錢興武辯稱:被告追趕交通肇事逃逸者徐海泉的行為屬于見義勇為行為,主觀上無過錯,客觀上不具有違法性,該行為與徐海泉死亡結果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對徐海泉的意外死亡不承擔侵權責任。

  是非過錯定分明

  灤南縣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原告徐方元、徐俊作為死者徐海泉的近親屬,起訴要求被告錢興武對徐海泉的死亡承擔侵權賠償責任,根據一般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及雙方訴辯主張,本案審查的重點問題是被告錢興武行為是否具有違法性;被告錢興武對徐海泉的死亡是否具有過錯;被告錢興武的行為與徐海泉的死亡結果之間是否具備法律上的因果關系。

  首先,案涉道路交通事故發生后郭玉濤受傷倒地昏迷,徐海泉駕駛摩托車逃離。被告錢興武作為現場目擊人,及時向公安機關電話報警,并驅車、徒步追趕徐海泉,敦促其投案,其行為本身不具有違法性。同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0條規定,交通肇事發生后,車輛駕駛人應當立即停車、保護現場、搶救傷者,徐海泉肇事逃逸的行為違法。被告錢興武作為普通公民,挺身而出,制止正在發生的違法犯罪行為,屬于見義勇為,應予以支持和鼓勵。

  其次,從被告錢興武的行為過程來看,其并沒有侵害徐海泉生命權的故意和過失。根據被告錢興武的手機視頻和機車行駛影像記錄,雙方始終未發生身體接觸。在徐海泉持刀聲稱自殺意圖阻止他人追趕的情況下,錢興武拿起木凳、木棍屬于自我保護的行為。在徐海泉聲稱撞車自殺,意圖阻止他人追趕的情況下,錢興武和路政人員進行了勸阻并提醒來往車輛。考慮到交通事故事發突然,當時郭玉濤處于倒地昏迷狀態,在此情況下被告錢興武未能準確判斷郭玉濤傷情,在追趕過程中有時喊話傳遞的信息不準確或語言不文明,但不構成民事侵權責任過錯,也不影響追趕行為的性質。在徐海泉為逃避追趕,跨越鐵路圍欄、進入火車運行區間之后,被告錢興武及時予以高聲勸阻提醒,同時揮衣向火車司機示警,仍未能阻止徐海泉死亡結果的發生。故該結果與錢興武的追趕行為之間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

  綜上,原告徐方元、徐俊的訴訟請求理據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2018年2月12日,灤南縣法院當庭依照侵權責任法第6條第1款的規定,作出一審判決,判決駁回原告徐方元、徐俊的訴訟請求。

  一審判決后,徐方元、徐俊不服,向河北省唐山市中級法院提起上訴。在唐山中院對本案審理過程中,徐方元、徐俊向唐山中院提交申請,申請撤回上訴,并得到唐山中院的準許,該案判決發生法律效力。

  入選十大民事行政案件

  錢興武追趕交通肇事逃逸者被告上法庭一案,引起了社會廣泛的爭議和極大的關注。對這起十分敏感的案件,法院也非常重視,經過公開開庭審理,認真進行討論,依法作出了判決,為此案終于畫上了句號。該案的判決符合社會正義的要求,體現了正義判決的力量,從而使該案得以入選2018年度全國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

  相關法學專家在對該案進行點評時指出,本案的案由是侵權損害賠償責任。首先,應當從侵權責任構成上分析。原告起訴錢興武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負有舉證責任,應當證明錢興武的行為具有違法性、徐海泉有損害事實、違法行為與損害事實之間有因果關系、行為人有故意或者過失。原告在起訴中,除了能夠證明徐海泉死亡的損害事實之外,不能證明其他三個要件中的任何一個要件。故一審法院判決認定原告的訴訟請求理據不足是正確的,駁回其訴訟請求符合法律規定。其次,審理侵權損害賠償案件,最重要的是分清是非曲直,確定支持什么、保護什么。徐海泉騎摩托車與人發生交通事故撞傷對方,不僅不去搶救傷者,反而肇事逃逸,是違法者,行為具有非正義性。在這種情況下,被告錢興武挺身而出,不僅報警,而且盡到公民義務,追趕肇事逃逸者,在最后的追趕行為中還有警察參加。這種行為具有正義性,是維護公共秩序、保護受害人的正當行為。錢興武在實施上述正當行為時,沒有采取任何不當行為,徐海泉被列車撞傷致死的后果,與錢興武的追趕行為沒有因果關系。一審法院判決堅持正義,支持和保護見義勇為的一方,既有事實根據又有法律依據,符合社會正義的要求,因此也感召了原告予以撤訴,體現了正義判決的力量。

  鑒于該案具有普遍的指導意義,也被最高法院以指導案例向社會發布。最高法院在發布該指導案例時指出:行為人非因法定職責、法定義務或約定義務,為保護國家、社會公共利益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安全,實施阻止不法侵害者逃逸的行為,法院可以認定為見義勇為。

[責任編輯:郭榮榮]
  (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更多詳細報道請關注《方圓》最新一期雜志!聯系轉載請添加小編微信【ly157041635】

網站地圖

新聞中心 專題|直播|訪談|圖解新聞|法律百科|案件檔案館|要聞|國內|社會
圖片頻道 最新圖片|視覺法治|檢察風采|專題策劃|一周最佳圖片
視頻頻道 檢察新聞|今日關注|正義微視|檢察風采|高端訪談|法治影視
評論頻道 雙日集|專欄名錄|正義網語|法眼觀察|每周社評
理論頻道 權威解讀|檢察聚焦|學術觀點|業務探討|學術動態
檢察頻道 高層動態|檢察要聞|刑事檢察|民事檢察|行政檢察|公益訴訟
法治頻道 法治要聞|法治資訊|立法動向|司法關注|執法紀實
輿情頻道 輿情數據|輿情案例|輿情研究|輿情峰會|輿情政策|互聯網+
文化頻道 文化資訊|隨筆雜談|專欄·名家|文化江湖
裝備技術 裝備動態|產品測試|新品超市|行業速遞
檢察日報社簡介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采編人員 廣告服務
Copyright © 2019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義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
京ICP備13018232號-3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425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網文[2011]0064-02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702000076號
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642 2930
網絡違法犯罪
舉報網站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違法和不良
信息舉報中心
12321網絡不良與
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
12318全國
文化市場舉報
電信用戶
申訴受理中心
多乐彩大赢家下载